公司新闻

中华医学会 期刊 探求百年医学精神,再寻伍连德先驱足迹

中华医学会 期刊 探求百年医学精神,再寻伍连德先驱足迹

五月的一天,晴空万里,一则朋友圈的分享引起了我的注意:1960年,伍连德辞世后,根据其遗愿将东堂子胡同55号捐献给中华医学会作为办公场所。 来学会工作多年的我,东四西大街42号早已印入脑海,而东堂子胡同却闻所未闻。

伍连德博士是中华医学会创建人及首届会长,又是北京大学人民医院的首届院长。

北京大学医学部毕业的我,在人民医院实习的五年经常出入于伍连德讲堂,听老师讲述着这位医学先驱的故事。 毕业后又因缘巧合地来到了伍连德博士创建的中华医学会。 这些都让我对他以及他的故事好奇不已。 伍连德博士铜像伍连德博士讲堂带着这份好奇心,我在网络上简单搜索了一下,伍连德博士是中华医学会的创建人之一和第一至三任会长。

旧时的门牌是东堂子胡同55号,现在改为东堂子胡同4号。

和几位同事聊了后发现东堂子胡同离现在医学会不远。 于是,今天中午我的健步走目标就是找到东堂子胡同4号,再次与伍连德博士建立连接。

中午由医学会出发,出门向南,步行至协和医院,一路向东,很快就见到了东堂子胡同的路牌。 继续往前走,依次路过了蔡元培故居、总理各国事务衙门等文物保护建筑。 东堂子胡同在胡同东口南侧,有一占地一亩五分九厘(约1049平方米)的建筑,包括房屋67间,主体建筑为一栋三层西洋式楼房,红砖砌成的墙体与红色瓦楞铁屋面构成楼房的主色调,而具有典型法国建筑风格的孟萨屋顶显得既浪漫又典雅。 据说,楼房南面原有一个漂亮的花园,楼房与花园均出自清末留法建筑设计师华南圭。 走近这幢略显破旧的建筑,询问里面住着的居民,确认为伍连德博士的故居。

建筑略有些年久失修,但庆幸还保持基本原貌。

伍连德博士故居站在这座建筑面前,想象着百余年之前,伍连德博士在东三省成功抗击鼠疫,拯救了数万人的生命。 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用科学手段控制了突如其来的大传染病的流行。

除此之外,伍连德博士又多次成功主持了霍乱、鼠疫的防疫工作,收回了海港检疫权,兴办20余所医院、医学科学院、医学研究所,发起建立10余个学术团体,并创办《中华医学杂志》。

因此,梁启超先生高度评价科学输入垂五十年,国中能以学者资格与世界相见者,伍星联博士一人而已。 每一座故居,都是一座学校,带着对历史,更确切地说是中国现代医学史的好奇,我从伍连德先生故居回到了单位。

坐在中华医学会这幢红色的小楼里,随即翻开了由王哲撰写,韩启德院士作序的《国士无双伍连德》,再次踏上了寻找伍连德先生足迹之旅。 现代医学于19世纪初传入中国,但经过一个世纪还未能深入中国社会。

在伍连德博士看来,建设中国的现代医学体系,应该包括正规的医学院校、先进的教学医院、各地的现代化医院,以及全国性医学学会。 1915年2月5日晚上,参加博医会(主要由外国医生组成,有基督教色彩的学会)年会的21名华人会员聚在一起。

席间,伍连德博士站起来郑重地说:今天之所以请诸位来,是讨论成立全国性华人医学协会之事。 我建议立即筹备成立中国全国性华人医学协会,取名中华医学会。 1915年2月5日,历史上的这一天,中华医学会正式成立,他是第一个华人组成的全国性医学学术团体,中国现代医学和现代医学教育开始步入正轨。

当年10月,在伍连德博士的积极筹备下,《中华医学杂志》正式出版,并由伍连德博士担任主编。

从成立之时起,中华医学会历任会长不乏著名学者,如颜福庆是耶鲁医学院毕业的亚洲第一人,还有曾任协和医院、卫生部部长刘瑞恒,中国医界之柱之称牛惠霖,中国现代药理学鼻祖朱恒璧,预防医学专家、曾任卫生部长金宝善,外科学先驱沈克非等等。

正是伍连德博士和他的同仁们亲手为中国现代医学大厦搭起的每一砖每一瓦,才让中国现代医疗体系从无到有,也才有了中华医学会的建立与发展。

东堂子的故居,东四的红楼,还有每日都要经过的刻在走廊上的壁画,无一不在诉说着伍连德博士的事迹。

学会的百年华诞将至,伍博士的名字再次频频出现在我们的眼帘。

回溯历史,不仅仅是为了纪念过去,更是为了继承伍连德先生的意志,发展中国现代医学体系。

借用伍连德博士的话,中国人要有自己的医疗卫生系统,要有自己的医学组织,而且不仅仅是摆样子,要干,就一定要干好。

志谢:感谢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呼吸科周德训医生提供的伍连德讲堂及铜像照片、其它照片由中华医学会杂志社唐栋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