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新闻

从同情心到慈悲心(转载)

从同情心到慈悲心(转载)

  佛教法师:比如说像同情,像孟子讲到了恻隐之心人皆有之,其实这个恻隐之心就是同情心。 比如说我们看到《孟子》里边讲的,一个人看到一个小孩走在井的边上,然后就会有一种担心,其实这个担心也不是这个小孩跟你有什么关系,一点关系也没有,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但是你内心就会担心,其实这个担心就是一种恻隐之心,就是一种同情心,那就是说明在人性中他有这种良性的潜质,我们把这一念的恻隐之心不断的把它发扬开,把它扩大开,其实最终就会成为一种慈悲,成为一种大慈大悲,当你看到每个人都能够生起慈悲心的时候,其实你就是大慈大悲,你就是观世音菩萨,所以从佛教的角度来说应该同情心发展出慈悲心,发展出大慈大悲之心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基础,如果没有这一份同情心,其实可能也就没有慈悲心,所以我们看到现实生活中有的人可能很有同情心,这种人就容易产生慈悲心,有的人可能相对同情心比较弱,你要让他对别人慈悲,这个难度就会比较大。

  周国平:西方哲学,它在谈道德问题的时候,他就强调两个东西,道德的基础,这个道德的基础,道德并不是说从社会外加给人的一种约束,实际上道德在人性里面是有根据的,那么人性里面两个东西,一个就是生命,你是一个生命,别人也是一个生命,所以生命和生命之间是有同感的,看到别的生命受苦的时候,你本能地就会产生一种痛苦,这个是有同感的,这是一个道德的基础。

所以你像英国哲学家,也是经济学家,亚当斯密,他写过一本《道德情操论》专门谈道德问题的,所以他就强调,社会上一切重要的道德都是建立在同情心的基础上,两种最主要的道德,一种叫做正义,另一种叫仁慈,正义就是说不能损人,看见损人的行为你要去制止,要去惩罚,那叫正义,这是建立在同情心的基础上的,还有就是仁慈,仁慈就是不光不能损人还要帮助人,对于弱者,对于别人受到痛苦的时候,要去帮助他,这两种都是建立在同情心的基础上,这是西方哲学强调的道德的一个基础,人性中的一个基础。 另外一个基础,就是说人是一种精神性的存在,按照他们的说法就是人是有灵魂的,或者你是有理性的,所以你是有尊严的,做人是有尊严的,那么这种做人的尊严也是有道德的基础。

因为你是个精神性的存在,你要尊重自己,要有自尊心,也要尊重他人,互相都要作为精神性的,有灵魂的,有灵性的这样一种存在来对待,这叫做尊重,叫做尊严。

这个说法其实跟孟子很像,孟子讲道德的四端,就是四个开端,其中两个就是谈的这个问题,恻隐之心仁之端也,恻隐之心是仁爱的开端,然后羞恶之心,义之端也,羞恶之心就是一种尊严感,做人是有尊严的,不能亵渎了这个尊严,这是种道德的情感,所以中外其实还是很相通的,我觉得。   佛教法师:其实我觉得讨论道德这个问题,是一个蛮重要的问题。

因为我们今天这个社会是特别需要道德,但是道德在社会民众的心目中,他并不是很有分量,为什么会产生这样一种结果呢很多时候可能我们对道德的认识有很大的关系,我们为什么不愿意去遵循一种道德?很多时候可能是因为觉得,道德是一种公共的需要,不是我个体生命的需要,如果道德是一种公共的要求,是一种公共的需要,但如果大家都不遵守道德的时候,我去遵守道德,我是不是变成傻瓜,我是不是吃亏,很多时候,人们对道德不愿意去遵守,其实这跟对道德错误的认识,其实是有很大的关系,刚才向周老师也讲到了,一方面,道德的源头是来自于内心,比如说同情心羞耻心,但是现在的人因为太无明了,所以同情心羞耻心,好像它的作用不是很大,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来自生命内在的道德的源头,它会显得很没有力量,另外一方面,我们可能需要把道德和利益做一个挂钩,我们要让大家认识到,其实道德的实践不仅仅是社会大众的需要,首先每一个生命,当我们追寻道德的时候,你必将会成为道德的一个最大受益者,为什么会这么说呢?因为佛教认为我们每一个生命的存在,事实上它都是一种因缘因果的延续,比如说我们今天每一个人,我们能够成为这样一个人,我们的性格,我们的兴趣,爱好,我们的状态,其实这是我们过去生命的一个累积,所谓累积是什么意思呢?就是我们人的行为,我们的思想,我们的想法,我们的行为,这些行为发生过去了之后,每一个行为发生过了之后,都会在我们生命的内在形成累积,这个累积就会成为习惯,行为会成为习惯,习惯会成为性格,性格会成为人格,那我们今天的人格就是来自于我们的观念,我们的行为我们的习惯,成为我们的性格,最终造就我们的人格,在座的每一个人,我们是不是希望我们能够拥有一个更美好的自己,如果我们拥有一个更美好的自己,那么我要告诉大家道德的行为,就是帮助我们造就一个更健康的自我,造就一个更美好的自己,反过来说,如果我们做了很多不善的行为,我们就会造就一个不健康的人格,不健康的心态,不健康的自我,这样一个自我,这样一种不健康的存在,它就会给我们的生命带来无穷无尽的痛苦,如果每个人都了解到这个道理之后,我们了解到得道德首先它所带来的后果,我们每一个当事人首先他就是一个最重要的受害者,还是受惠者,然后其次才是社会,因为你的不健康会伤害到社会,因为你的健康会造福社会,其实社会是因为你的行为带来的影响,而实际最大的受害者和受惠者,其实是你自己。

如果每个人会了解到这样一个道理之后,我想道德在社会上自然就会变得有权威性,所以道德的建立需要有智慧做基础,没有智慧的道德它是无力的,他是起不了多大作用的。   主持人:的确我们就看到现在社会上有很多的现象,比如食品安全,环境污染等等问题,在利益面前,很多时候道德的约束感它是非常微弱的,然后甚至在法律——刚才周老师提到法治,甚至在法律的重压下,也会有人铤而走险,所以可能根本上,还是要改变人心人性,从观念上去正视这个问题,知道所有的事情是跟自己息息相关的,所以到这里,我们又得回到原本的题目上,绕了一个大圈,其实我们说了很多人心人性的内容,但就是在解答这个问题,人工智能时代,人类何去何从?其实我想两位智者刚才的对话,大家自己也都琢磨出答案了,我们往外找似乎是没有出路的,我们只能向内去探求,向内的话,就是要去关注自己的心和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