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新闻

八一建军节,没有忘记自已也是一个兵。

八一建军节,没有忘记自已也是一个兵。

  目送往事-------1979年的对越自卫反击战,有资料统计,阵亡的官兵是两广多,其次是两湖,蜀云贵的三省份的。

云南方向的11军、13军、14军也有两广籍阵亡官兵。

  尤其广东(海南那时是广东的)籍阵亡排第一,广西籍排第二,其主要的原因,41军、42军、55军1949年基本是驻防在两广,两广籍的子弟含湖南籍的子弟就在这3个军当兵比例很大。

41军是在1969年才从潮汕地区调防广西地区的可是(41军122师三个团却扎广东湛江地区366团在化州)。

  41军、42军、55军三个军在广西高平、凉山方向,都是打头阵主攻的部队,那1976年、77年、78年的兵,1979年更是赶上了。

按现在的话说中奖的概率高。

本不该让那些1979年入伍17岁、18岁的新兵上阵的,16岁也有(有的是报大年龄入伍的),这三个军1979入伍的新兵是上车,就拉到广西边境部队就是简单训练,就跟部队参加战斗了,阵亡时不知部队的老营房是那里,。

1979年的兵阵亡的比例比重是大的。

  信宜县志有记载,1979年信宜县阵亡的子弟就近两百人,吕志经:1956年-1979年2月27日,广东省信宜县贵子镇木根村人。 1976年8月入伍,53560部队72分队卫生员(55军163师487团1营2连,前身是红军长征十八勇士大渡河英雄连)。

  二月二十七日,在攻打谅山市北面的五三六高地时。

因为该高地是谅山市北区的一个制高点,敌人死守不会轻易放弃,我们必须攻下才能夺取谅山全面胜利。 战斗中非常激烈,我伤亡人数多。

吕志经一个接一个地把员抢救下来。

当第四次从高地下来时,他已经坚持不住头晕木眩,晕倒地阵地,当他苏醒过来还继续去抢救伤员。 在夺取主峰激战中,战士们采取交替掩护下强行通过一个山坳。

机枪手李加兴刚跃起来向敌人射击,突然一串子弹打来他倒下了,吕志经不顾一切滚过去。 他卧倒在小李身上,观察到周围地形没有遮挡物,敌人子弹像雨点般洒过来,其中有两发子弹穿透他的药箱。 小李被子弹击中大动脉,鲜血象喷泉般涌出来,吕志经左手紧紧压住小李的出血动脉部位,右手飞快的摸出一卷绷带,放在嘴里撕开,迅速缠在小李的伤口上。 在敌强我弱情况下,敌人更加疯狂地用步枪、冲锋枪、机枪向吕志经和小李猛烈开火,吕志经担心子弹再击伤小李,用自己身体掩护他。 此时,敌人子弹击中吕志经右大腿,鲜血顿时渗透了裤筒。 紧接着由打来一颗子弹,穿过他的右胫部,还未来得及包扎,又一个点射从他背后打来,吕志经肠子被冲出半尺长,头部也被另一发子弹擦伤。 吕志经全身震颤着,在这严峻的生死关头,吕志经选择了放弃自救,把最后一个急救包为李加兴包扎,他咬紧牙关用尽全身力气为小李包扎完最后,李加兴得救了。   卫生员吕志经烈士是中央军委决定授予以[战场救护模范]荣誉称号,一级战斗英雄(一等功)。

  人世间的情有亲情,爱情,友情。   可战场上战友之间的感情却是一种需要用生与死来交换的感情。